3.29.2008

Dorothea LANGE, by Mike Venezia


Mike Venezia的 Getting to know the world's greatest artists系列的書讓我認識了許多藝術家,而且往往是一聲“喔—“,解了許多困惑。他畢業於芝加哥藝術學院,他將藝術家的創作與生平用有趣的文字介紹給小讀者,讓讀者從名畫中認識創作的過程與藝術家的生平。而且他秉持圖畫書的規格:32頁。至今完成將近有50本視覺藝術家、10多位音樂家、下一個系列是美國總統。

這次,看到封面,就知道這張抱著孩子還有兩個孩子倚在身旁的母親有多徬徨,Dorothea Lange出生1895年,成年時歷經了美國最低落的經濟大蕭條時代,目賭大戰之後移民的不棄不餒的生活,隨著生活與旅行,用她獨特關懷、敏感的角度,以相片一張一張寫歷史。

她的相片即使沒有臉部表情,都可以表現出那個時期當事人的孤寂與痛苦;她也拍自己小兒痲痹的腳,她經常邀請朋友、其他攝影家聚會,關心社會,雖然當她開始拍時並沒有“為什麼“而拍,只是順著心意,但日後卻成為經典,因為一般記者的相片只用來報導,沒有情感;她的變成獨具風格。

3.27.2008

Cactus Cafe, by Kathleen Weidner Zoehfeld, illustrated by Paul Mirocha

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南部、墨西哥北部境內的大沙漠Sonoran Desert,一年的降雨量只有1-2吋,較北的地方頂多也只有12吋。所以只有極耐乾旱的動、植物才能生存。樹種有Saguaro Cactus, Prickly Pear Cactus, Palo Verde tree, Ironwood tree, 和Mesquite tree;動物有長鼻蝠(long-nosed bat)、熱帶野豬(javelina)、花身啄木鳥(Gila woodpecker),還有一些小型動物如:kit fox, pocket mouse, kangaroo rat, white-winged dove, great horned owl等等。

Saguaro (suh-GWA-row 或suh-WAH-ruh)Cactus 生長的速度很慢,60年才能開花結果、可活到200年,由長鼻蝙蝠幫忙傳播花粉,大棵的Saguaro是飛、爬類動物的家,倒下的Saguaro依舊可以變成低處生活的小動物的住所,近年因為沙漠地區被開墾為住宅區,巨型仙人掌成為園藝裝飾的新潮,許多Saguaro Cactus被墾伐,所以許多當地人士奔走請命保護這類稀有植物。

相關圖畫書作品還有
Cactus Hotel, by Brenda Z. Guiberson illustrated by Megan Lloyd
Desert Giant, by Barbara Bash

Little Red Riding Hood, by Lisa Campbell Ernst

剛好最近想找一些有食譜或食物的圖畫書,就連續翻到好多本,很多原來已經忘記的書加入行列,讀著讀著竟然就輕輕顫斗起來,興奮之情不言而喻。

這當然就是顛覆經典童話的作品,小紅帽帶著媽媽準備的食物去拜訪奶奶(or外婆),媽媽叮嚀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不同的是小紅帽騎腳踏車,出發前會先將輪胎打足氣、媽媽準備的是家傳得獎的muffin和檸檬汁,奶奶是個會開推土機的農夫,沒有爸爸的角色,光憑奶奶就可以制服大野狼,還乾脆收留他開店做muffin吃到飽。忙到沒時間壞事。

嚇到下巴掉下來的大野狼,配上與老奶奶經典的對話,強弱對調,的確顛覆傳統角色,這裡面的女性主義、不怕霸凌、治惡為善的魄力真讓讀者振奮精神!

最後附有Grandma's wheat berry muffins。

Mind Your Manner, B.B. Wold, by Judy Sierra, illustrated by J. Otto Seibold

一看就知道是Going to the Getty的繪者J. Otto Seibold,他最出名的就是Olive, the Other Reindeer
Judy Sierra的前一本書是與亞瑟小子(Arthur)作者Marc Brown 合作的Wild About Books

B.B. Wolf 即Big Bad Wolf,牠依舊惡劣,將整個信箱吹倒了,帳單、罰款,都飛走了,只留下一封圖書館送牠的邀請函。收到茶敘的邀請,牠就對好朋友鱷魚表示:對喝茶沒興趣, 但是鱷魚很聰明,牠說,只要喝茶一定就有餅乾,哇!"COOKIES" 好吸引BB喔,但是喝茶很講究禮貌的,怎麼辦?所以鱷魚找來一本禮儀專刊,記得"sip your tea and never slurp, say 'Excuse me' if you burp"完成禮儀訓練,還要記得"Smile and have a lot of fun, but don't go biting anyone!"就出發了。

聚會的還有個小女孩穿紅外套、三隻小豬、薑餅小娃,哇,好痛苦喔,都是牠喜 歡吃的,卻沒有餅乾,茶喝了一杯又一杯,三杯了還沒看到餅乾,牠的肚子已經咕嚕嚕都是氣了,要打嗝了,唉唉唉,那句怎麼講?趕快翻書,B.B.緊張地滿頭 大汗,找到了,要說'Excuse me!',牠說完了'Excuse me!'之後,就打了一個很有力很強的嗝,把書震歪了、窗子唧唧作響、牆壁都在動!薑餅小孩大叫“快跑!“

圖書館員極力稱讚B.B. Wolf真是有禮貌,通常別人都是打完隔才說對不起的…
還 拿出一盤薑餅小人餅乾,還有幾本書帶回去看,因為孩子們都喜歡讀牠的故事;書有Little Red Ridinghood, Little Bo-peep, The Story of the Three Little Pigs; B.B. Wolf說下回會帶來真的故事,一邊走回家一邊吃著餅乾,唱著
"Even in a house of bricks,
big bad wolf can learn new tricks.
Sip your tea and never slurp,
say 'Excuse me' if you burp.
Smile and have a lot of fun,
but don't go biting anyone!"

The End

原載Oct. 30, 2007 - Charlene's Blog

The Purple Balloon, by Chris Raschka


前翻頁中提的Talking about dying is hard.
Dying is harder.
But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can help.

這本書的銷售所得將用來幫助重症兒童。

本書作者Chris Raschka 獻上本書給父親。前言明白道出寫作出版這本書是因為ㄧ研究顯示當一個孩子知道自己患有重症時,如果試圖用畫圖來表達感受時,多半會畫出藍色或紫色的氣球, 被鬆綁、然後飛走。這真是神奇,而且不論文化、或宗教背景,都會發生這樣的現象;請參考On Death and Dying, by Elisabeth Kubler-Ross。

所以Chris Raschka 用了各色的氣球代表各類人士,有大有小,有老有少,一開始:
No one likes to talk about dying.
It's hard work
Dying is hard work.

簡單的道理,可是很難講,
一直到中間的部份,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harder to talk about than someone old dying—someone young dying.

背景的顏色變了,人生越來越需要朋友的相互打氣,而且周圍還有醫護人員的幫忙,
All listening or talking, sitting or holding, being noisy or being quiet.
Good help makes dying less hard.
Good help makes leaving easier.

前後蝴蝶頁不同,後面的更覺得茫茫人海,氣球一個個褪色消失。

最後的WHAT YOU CAN DO TO HELP是對周遭有病人的讀者很棒的提醒:
  • 繼續當朋友
  • 對生病的朋友就像其他朋友
    • 不要對生病的朋友另類待遇
    • 讓朋友知道隨時可以向你傾訴
  • 當朋友或同學缺席時
    • 送張卡片或e-mail
    • 送本喜歡的書
    • 如果可以的話,去看看他(她)
    • 讓你的朋友知道學校發生的事,有參與感

這是一本從裡到外關懷的小書,無獨有偶,2007.7月MOE第39頁What's Hot專欄亦提到本書。
原載July 7, 2007 - Charlene's Blog

I Love You Dude, by Vladimir Radunsky

A long short story.
這是字數有點多的圖畫書,就像一段小說,還分了章節,以一隻被畫在路邊牆上的大象Dude為第一人稱。

牠因為受不了路人的冷嘲熱諷,決定逃開,跑著跑著就到一個杯子上,有個小女孩每天用這個杯子牛奶喝,Dude 好快樂,但是有一天女孩的親戚用這個杯子裝了好燙好燙的咖啡,Dude只好再離開。可以說是Dude的流浪日記。

Vladimir Radunsky善用的畫、貼、塗鴉,都在書中隨著場景揮灑。

3.26.2008

NOTHING, by Jon Agee


Charlene最喜歡的作家Jon Agee

Nothing 是一個很諷刺的故事,講一個很有錢的女生去店裡買Nothing, 她開始用高額跟一個古董商買nothing後, 其他店家也開始賣nothing, 當然其他人也開始買nothing. 後來古董商感到很後悔, 人們也對nothing沒興趣了(因為家裡都沒東西了)— Miss Fall

Jon Agee 在2007.9/10的The Horn Book Magazine(p.527)主題"Boys and Girls"應邀寫了他在圖畫書中有關男孩與女孩的寫作。在26年前他試圖寫了一個長髮女孩的故事:Claire的頭髮已前所未見的速度瘋狂地變長,最後 長到蓋了半個小城;出版社對此質疑,作者本人也無解,所以就此放進抽屜,再也沒寫過有關女孩的書。如果看過他的書就知道他實在不是喜歡自圓其說的作者,他 只是丟出一個話題,像前一本Terrific,主角Eugene 遇到任何事都是“terrific!“一語帶過,就我看就是正面思考的表徵;被大家和新聞遺忘的太空人Dmitri,與被當英雄歡呼的對比;落寞無能的魔術師Milo,得到大熊的幫助與啟發;神祕的畫家Felix可以畫什麼就變成真的,經歷了大起大落再度受到封勳後,無聲地又走進畫裡;從出生就ㄧ張苦瓜臉,在顧客投訴中心上班的Ludlow,人生苦悶,某天開始在夢中大笑,影響到鄰居不知不覺都會笑,世界因他而改變。
(Agee, Jon. "Claire." The Horn Book Sept.-Oct. 2007: 527)

這些是他後來的創作,他也不寫男孩了,他只著墨特殊的、怪怪的、少根筋的、又少頭髮的中年男子。

原載Sep. 17, 2007 - Charlene's Blog

the OK book, by Amy Krouse Rosenthal and Tom Lichtenheld


這是今年看到最有創意的圖畫書,OK倒過來看也可以是個小人,
對話是
Hi, how are you?
I'm OK.
I like to try a lot of different things.
I'm not great at all of them,
but I enjoy them just the same.

I'm an OK skipper.
I'm an OK climber.
I'm an OK marshmallow roaster.
I'm an OK tightrope walker.
I'm an OK left fielder.
I'm an OK right fielder.
I'm an OK diver. ... ,

One day, I'll grow up to be really
excellent at something.
I don't know what it is yet...
... but I sure am having fun figuring it out.
The end.
Or is it just the beginning?
當然,色彩、插圖與創意,將這個火星文的演化,傳達許多心理深層的聲音:

我雖然現在什麼都只是OK,但是對什麼都充滿好奇與意願。讓生活的目標變得又寬又廣,什麼都充滿了可能。真希望可以馬上讓書友們看到插畫,充滿了智慧與幽默,那個OK可以手舞足蹈,看完之後,不覺莞薾。

原載May 4, 2007 - Charlene's Blog

Fred Stays with Me! by Nancy Coffelt, illustrated by Tricia Tusa


Sometimes I stay with my mom.
Sometimes I stay with my dad.
But Fred stays with me.

爸媽離婚後,她還是待在同一個學校,有著相同的朋友,只是有時是雙層床,有時睡單人床。不管和媽媽吃比薩或和爸爸吃三明治,狗兒Fred都是等著吃碎屑。
在媽媽家亂叫,在爸爸家咬襪子,爸爸媽媽都很煩惱,都說
What am I going to do with Fred?

但是Fred還是都和他們出去玩。弄得髒兮兮、溼答答的進媽媽或爸爸的車。
Fred is my friend. We walk together. We talk together.

Fred陪她快樂、憂傷,媽媽與爸爸都說
Fred can't stay with me!
孩子說,牠才不是和你們住,牠是和我!

所以父母才開始為Fred找朋友、收襪子,以期能和諧生活。
這是為孩子寫出處於離婚父母之間的難處。

現代的家庭結構,讓許多孩子早熟或又欠缺成熟語彙溝通,悶得很。寵物變成生命分享的夥伴,其實有些少年不滿足的中年人也開始養寵物。今天在Barnes & Noble,看到一則廣告:是一群訓練過的志工要與小朋友分享如何講故事給狗聽,因為很多小朋友喜歡講故事,沒大人聽,只好講給狗聽,所以下星期在書店將會有一群兒童與狗聽故事的聚會。

部份原載July 5, 2007 - Charlene's blog

3.25.2008

Camilla's New Hairdo, by Tricia Tusa

Camilla是個只要有梳子和夾子就可以變出各種髮型的人,有時她望著窗外找靈感,看著麥田、看著海、望著山丘、或是森林,她住在高塔上,只有窗子沒有門,“我需要門做什麼?我從這裡就可以看世界看得很清楚。“

有一天,有個小女孩練習飛的時候闖進來,問Camilla怎麼出去?沒有門?!那吃的、用的東西怎麼進來?原來有滑輪用繩子吊送籃子運貨。全都是由型錄訂貨的,連鋼琴也是!這下,小女孩Mozelle感到茫然,拿下帽子抓抓頭,被發現她有一頭漂亮的頭髮,真好,Camilla看到飛機飛過就幫女孩梳個飛機樣子的髮型、看到蒼蠅,就梳個蒼蠅頭、看到禮物就梳個禮物形狀的,她們變成忘年好朋友…最後Camilla梳個像降落傘的髮型讓自己飛出去,也為自己的塔開個門,還能幫許多人換髮型,像巴黎鐵塔、降落傘(真的有用喔)。

如果有moral的話:走出生命的塔,就在一念之間喔!不然就讀讀、看看、笑笑,就好!

3.14.2008

IGOR, by Satoshi Kitamura

北村悟(Satoshi Kitamura)從英國揚名回日本,Andersen Press精美色彩的出版與印刷,英國式的黑色幽默功不可沒,而且他們不像其他編輯的強力主導,Andersen總是尊重創作者的意見,不插手但是能由Andersen出版,不管讀者喜歡不喜歡,絕對是高手。

Igor是隻唱歌音不準的鳥,春天到了,他正想一展歌喉時,不料音符都是顫動不和諧,被嘲笑之後他就回家練習,再到樹上表演時,朋友也笑到從樹上掉下來,所以他只好拜師學藝,找到名師指導,這位名師說"Singing is easy. Anyone can do it."老師可以用多種樂器演奏引導Igor學唱,但是不是太大聲就是太快,最後連老師都走音了,和Igor唱的一樣。落寞的Igor即使聽到貓咪夜唱、狗兒樂團、甚至蜥蜴群鳴、飛過企鵝島,他都不敢再唱了,終於停在一個大石頭上,仰頭看著群鳥飛過,他不知不覺地又唱起來了。

唱著唱著,石頭也動起來了,原來是隻沈睡的Dodo鳥。他們一樣唱著扭曲的音符,但是他們要一起去巡迴演唱。

3.07.2008

Mmonkey and ME, by Emily Gravett


Emily 最被稱道的是她的第一本書WOLVES,奇想神祕又可愛,最後還是不懂為什麼,直覺嘜,好看!
第二本書Orange Pear Apple Bear就明顯是為了年齡小一點的孩子寫的,接著的Meerkat Mail添加了知識性,到目前能看到Emily是位創意極強的圖畫書作者,每次都期待看到新書。

剛 上架的Monkey and ME,重複著說Monkey and me, Monkey and me, Monkey and me, We went to see 企鵝、Monkey and me, M.... see袋鼠、還有大象、猴子,然後We went Zzzzzz.....,女孩和猴子都睡著了,就這麼簡單,但是如果想當創作者,以創作的角度回看,真的很難,如何將這麼簡單的事寫成書,而且讀者不會 Zzzzzz...。

3.01.2008

Pezzettino, by Leo Lionni

讀音是pets-eh-tee-no,意大利文的意思是一小塊,主角就叫Pessettino,它是封面上橘色的那塊,它認為自己可能是其他動物身上的一部份,所以它急著問所有遇到的動物是不是與自己有關;但是會跑、會飛、會游的或住在山頂的、強壯的,都沒有認為它是其中一部份,因為沒有人可以"...do anything with a little piece missing." 所以它一直追尋,想要找自己歸屬的地方。

直到它的追尋航行到一個荒蕪一物的小島,翻滾下自己成為許多碎片,又合成回來,它終於瞭解,自己雖然小也是個完整個體,不需要成為別的物體的一部份。

這本書的初版是1975年,2003年重新再版。採用小色塊的組合與義大利手工大理石紙剪貼為背景,芝加哥論壇報譽Leo Lionni為"master of the simple fable"。

On my beach there are many pebbles, by Leo Lionni


對周遭景物的細心觀察也是作者性格之一,幾乎每本書的背後都有這樣的性格存在。
但是撿石頭、看石頭,這樣單純的事似乎是孩子的專利,我還有花蓮七星潭的石頭、荷蘭北海邊的小貝殼、加拿大某個很綠的湖邊的小石頭、台灣東北角的破貝殼,那些小手抱來給我的貢禮、寶石,“媽媽,你看!“這像鈕扣、這像臉、這像瓢蟲、這像魚。Leo Lionni仔細地將小石頭一顆顆畫出來,各有特色,光數封面就有36顆,裡頁滿滿的,我們人生就像一堆小石頭中的每一顆,沒有一個是相同的。

Six Clows, by Leo Lionni

六隻烏鴉愛吃剛長好的麥穗,農夫苦無之記,於是做了個稻草人,烏鴉們害怕,用葉子、樹枝做了隻會飛的大鳥風箏,農夫嚇得躲近屋子不敢出來,做了一個更大的稻草人,橫眉豎眼,左右手各帶把大刀,烏鴉們也很緊張,用更多的樹葉做了一隻更大的風箏飛出來;貓頭鷹看兩邊的舉動、無暇照顧的麥田漸枯黃,有所不捨,飛到農夫的家,問他是否可以和烏鴉談談,又飛到樹上找烏鴉,於是促成兩邊的對話,他們從充滿敵意、互相欣賞、變得像朋友;貓頭鷹也站在稻草人的手背上,稻草人的下彎嘴已經變成上揚的形狀。

What Happed?
Magic

A Flea Story, by Leo Lionni


作者用狗身上兩個跳蚤說話方塊(綠色、與咖啡色的)的對話貫穿整本書,綠的總是想要跳到別的動物上,從狗的尾部到耳朵、到公雞、刺蝟、土撥鼠、烏龜、鴨子、鳥,從路地到地底,又經歷游水,到會飛,期間雖然咖啡色的聲音也喜歡跟隨,牠怕黑不愛飛,所以決定回去尋找舒服的狗。

又見Leo Lionni友誼萬歲的書,學著聆聽自己的聲音,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即使是好朋友也有分開的時候。